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巍巍北高峰上

2019-11-01 08:56:51 來源:傳輸發射中心 作者:曹旸

“那座75米自立塔,是1977年建的。那時候還沒有索道,鋼材是怎么運上來的?是大家肩扛手抬一點一點背上來的!”透過八角樓的窗戶,82歲的董國權老人望著不遠處高聳的鐵塔,仿佛又到了四十多年前那個熱火朝天、只爭朝夕的崢嶸歲月。

“現在的機房真先進,發射機已經全固態化集成化了,體積小而精,噪聲輕效率高;播出節目套數這么多,還全部實現了數字化發射;播出監控的手段也多樣全面,廣電技術發展真是日新月異啊……”在當年奮斗過的地方,董老言語中難掩對一草一木、一機一線的深厚感情。

“1960年,為了讓廣大觀眾看上電視,省政府批準在北高峰成立電視實驗小組,當年10月1日,以浙江人民廣播電臺電視臺呼號,試用2頻道播出,發射功率只有50W。1970年,我們電視人‘會戰北高峰’,建成了電視發射機房,功率為1KW,正式使用‘浙江電視臺’呼號。到了1973年,建成彩色電視轉播臺,收轉中央電視臺彩色電視節目。”

“1977年,為加速浙江電視事業發展,建設了這個現在仍在使用的75米鐵塔,架設的是3層4面蝙蝠翼天線,發射機功率為7.5KW,頻率改為4頻道,極大地提高了浙江電視臺傳輸覆蓋效果和范圍。我當時是省廳北高峰鐵塔改造領導小組副組長,和廣大青年同志一起肩扛手抬,硬是把這個鐵塔造起來了。”提起當年工作的點滴,董老記憶猶新、娓娓道來。

“1986年9月,我從省廳科技處調到北高峰發射臺擔任臺長。那時候,機房還在財神廟里,電視和調頻發射只有中央臺和省臺2個頻率,微波還是2G國產模擬設備,發射機都是電子管的,工作不穩定效率低。組織上派我來最主要的任務,就是把發射臺從財神廟整體搬遷至現在的機房,并更換全新的發射設備,新設備+新機房播出。但時間緊、任務重、壓力大。當時沒有有線電視和互聯網,紙媒信息傳播速度又慢,無線廣播電視發射是發布新聞的重要渠道。省里對廣播電視安全播出非常重視,北高峰發射臺播出稍有閃失,省領導甚至會直接電話打到我這里。在這種情況下,要不停播把發射臺整體搬遷,你想想,得頂多大的壓力冒多大的風險啊!”

“在省委和省廣電廳領導的關心支持下,北高峰發射臺上下齊心協力、眾志成城。臺里的技術骨干楊勇(現任集團副總裁)等一幫子人,發揚白加黑、6+1精神,我們一起白天機房里值班,晚上播出結束后玩命地干。電纜割接、饋管敷設、發射機就位、信號源調試,十八般武藝樣樣使出,只用了三個月就順利完成新設備安裝、調試、播出及機房搬遷,圓滿完成任務。”說起當時的場景,董國權臉上洋溢著興奮和滿足。“省領導和廳領導都非常滿意,還專程上山來慰問指導工作呢。”

“搬遷后的北高峰發射臺有了現在的調頻、電視和微波三個機房,播出環境大為改善,安全播出得到了有效保障,同時還經營索道運輸和財神廟,成為省委宣傳系統的一個亮點工程和窗口單位。國家廣電部領導也專程上山指導工作,肯定發射臺取得的成績。”

“后來,1988年,我們把75米鐵塔上的天線增設為6層4面蝙蝠翼天線,天線功率上升為10KW;同年再增設了央視6頻道4層4面4偶極子天線并開播。”

“那時候,晚飯后看電視,是男女老少、千家萬戶的標配享受,《霍元甲》《射雕英雄傳》這種熱門劇一播,萬人空巷啊,可見那時電視的影響力,和我們廣電安全播出守護者所承擔的重任啊……”

憶往昔,崢嶸歲月稠。董國權如數家珍,仿佛在述說自己孩子的成長。“現在我雖然年老眼花了,但我依然每天讀書看報、聽廣播、看電視和上網,了解國家大事,關心廣電事業和新技術的發展。看到我們發射臺發展得這么好,我激動啊,高興啊。你們年輕人要勇于努力自我加壓,不斷鍛煉本領提高技術水平,做好黨和政府的喉舌,一代一代地把北高峰發射臺,把廣電事業建設得更好。”

今天,在巍巍北高峰上,剛毅執著的廣電發射鐵塔承擔著中央臺和集團數字微波、調頻廣播、模擬電視、數字電視和數字廣播共40多套廣播電視信號傳輸發射任務,繼續見證著浙江廣電人一代代的堅守、創新和傳承。

返回首頁
中国跟日本排球比分